警方随后立案侦查

2020-06-21 05:44

刘经理说,2013年公司缺司机,向市运管处提交申请要求招聘80名非沪籍驾驶员。方某就是在此批招聘中入职公司,并经过了统一培训,获得了正规的服务卡。

在新桥派出所,根据陈然反映的情况,公安机关迅速展开案件调查。1日中午11点30分,陈然终于看到了atm机取款监控:一陌生男子戴着口罩取款,输入密码毫无阻碍。警方随后立案侦查,并将案件移交给了松江公安分局刑侦支队。

2月1日凌晨0点45分左右,陈然用手机拨打了110报警,被告知可与事发地闵行公安分局莘庄派出所报案。但与派出所电话联系后,又被告知成年人失踪24小时后方可到常住地的松江公安分局九亭派出所报案。

监控显示,7点30分许,刘梦坐上了一辆闵行大华出租车。当天的当班司机是47岁的河南来沪男子方某。2月2日上午,松江警方在其老家将方某抓获。

1日早上,陈然来到九亭派出所,将事情经过再次叙述一遍。“我们也不知道是被抢劫还是失联,我只知道老婆联系不上,信用卡被取现,只能尽可能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警方,希望能够尽快受理、找到我的爱人。”据陈然称,当时九亭派出所反馈,建议其去取款地管辖的新桥派出所报案。

此时,方某发现刘梦还有微弱呼吸。经尸检,刘梦最终的死因系溺亡。

凌晨3点40分,陈然一行三人回到了九亭家里。为了搞清楚自己的信用卡究竟在哪里被取现,寻找自己妻子的踪迹。陈然拨打了信用卡24小时客服热线,并得知了取款机终端编号。“银行告诉我分别是工行、农行还有中国银行的atm机,然后我再打给这三家银行,根据终端编号,查到了是位于新松路、银都路的两家银行具体位置。”两处皆为松江公安分局新桥派出所辖区。

对此,松江警方表示,2月1日9点,陈然来到九亭派出所报警。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,为了能够及早调取监控、开展调查,九亭派出所建议陈然一家立即去取款地管辖的新桥派出所报案。“九亭派出所并非不受理,而是考虑到取现地点在新桥,直接去新桥派出所报警能够更快的协调辖区资源,调取监控。”

凌晨1点多,陈然和父母自行驾车,前往莘庄龙之梦寻找,未果。但他们并未亲自去管辖所属的莘松派出所,只是去电咨询。“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,我们不知道派出所24小时都可以接警,就想着第二天去暂住地的九亭派出所报警。”

不仅家属意外,连方某所属的出租车公司也大呼“想不到”。据闵行大华出租车公司刘经理介绍,司机方某2013年4月入职公司,工作近3年来,表现一贯良好,也未有乘客投诉。

警方介入调查后,很快案子有了眉目——刘梦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莘庄龙之梦。

19点47分,刘梦给老公发了个微信,告诉他自己已经打到出租车了,准备回家。

“要获得服务卡,必须经过培训,并提交户籍地派出所开具的5年内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。”刘经理说,这些手续方某都是齐备的。

这一说法,得到了闵行警方的证实。“当天派出所确实接到了一个咨询来电,称妻子失联、信用卡被套现。由于电话中警情不明,当事人也是成年人,我们建议他可以先去取现的地方寻找,如发现情况不对可以再次向警方报警。”

1月31日14时许,陈然从九亭的家中开车送已经有3个多月身孕的妻子刘梦(化名)前往莘庄龙之梦商场。送完妻子后,陈然乘坐高铁前往常州。

2月1日凌晨0点43分,陈然的手机突然连续收到了广发银行发来的5条信用卡取现提醒短信。0时44分,陈然再次收到了平安银行的提醒短信。陈然感觉大事不妙。这两张信用卡虽然是自己的名字,但是一直是妻子在使用。在九亭家中的陈然拨打了110报警。

最让陈然一家无法接受的是,妻子被害时乘坐的是正规出租车公司的车辆。

在证据面前,方某不得不交代了自己因赌博欠债,残忍地抢劫并杀害刘梦的事实:1月31日晚上8点多,方某驾车行驶至姚北路附近一小路,用手扼住刘梦口鼻,强逼其交出身上的财物,并说出银行卡密码。害怕的刘梦一一照办,但还是被掐晕在后座。随后,方某用绳子、胶带封嘴,将刘梦手反绑放在后备箱。他以为,刘梦已经身亡。深夜10点多,方某驾车来到了通波塘桥,将刘梦丢下河道。

方某在2011年曾因赌博被行政处罚过。因此,方某为何能通过服务卡资质审核依然存疑。晨报记者王亦菲

从莘庄到刘梦九亭的家不到10公里。正常情况下,打车30分钟足够到家。然而,直到晚上10点多,在家的陈然父母还是没见到自己的儿媳。他们着急地给儿媳妇打电话,但儿媳妇电话始终关机,短信无人回复。